【科技日报】科技报国七十载 创新支撑强国梦——中國科學院建院70年历史回眸

  1949年11月1日,星期二,新中國中央政府各機關正式開始辦公。

  北京东四马大人胡同,一家新单位正式成立。它就是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中國科學院。

  與祖國同行,與科學共進。今年11月1日,它也迎來了70歲生日。

  70年來,中科院從17個研究所的千余名科研人員,發展壯大到100多個研究機構、近7萬人的創新隊伍;從“向科學進軍”的“火車頭”、“科學春天”裏的先行者,再到成爲“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排頭兵……

  70年的中科院發展曆史,是一部白手起家、筚路藍縷的奮鬥史,是一部探索科技改革創新的實踐史,更是一部濃縮了新中國科技事業發展的成長史。

  應運而生,報國爲民 

  新中國成立時,全國科技人員不超過5萬人,其中,估計只有七八百位比較有成就的科學家,這就是科技自立的家底。中科院從誕生之日,就肩負著發展新中國科學技術的重大使命。

  1949年春天,钱三强、恽子强、丁瓒和黄宗甄受命筹建中科院;9月他们提出《建立人民科学院草案》,强调“科学为人民服务”,将建立的机构被暂定名为“人民科学院”。10月25日,政务院决定新机构定名“中國科學院”。10月31日,毛泽东主席签署命令,向郭沫若院长颁发中國科學院印信。11月1日,中國科學院正式成立。

  建院初期,爲適應急迫需要,中科院在原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和其他研究機構的基礎上,凝聚海內外優秀科學家,迅速整合、逐步形成了研究機構、學部和教育機構“三位一體”的組織架構,確立了全國學術中心的地位,成爲領導全國提高科學水平、培養新生力量的“火車頭”。

  “梁園雖好,非久居之鄉”……錢學森、錢偉長、郭永懷、張文裕、師昌緒等一大批科學家陸續放棄國外的優厚待遇,毅然奔向祖國的懷抱,在中科院艱苦創業。

  1955年6月,中國科學院学部设立。经过全国科学界推荐和反复讨论协商,首批233位中科院学部委员人选产生了,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院士的前身,他们大多是中国主要学科的开拓者和近代科学的奠基人。

  學部成立後,全體學部委員組織全中國的科學家參與編制了十二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劃(1956年—1967年),這是新中國成立之後我國制訂的第一個科學發展規劃,並將原子能、電子學新技術、噴氣技術等12個重點任務凝練爲“四項緊急措施”:發展計算技術、半導體技術、無線電電子學、自動學和遠距離操縱技術。由中科院集中科技力量籌建相關研究所,投入強國強軍的科研大業。

  中科院秉持了“科學爲人民”的初心,建院初期的工作重點之一就是急民生之所急:聯合攻關,結束了中國不能生産抗生素的局面,填補朝鮮戰爭前線部隊的醫藥急缺;開展全國調研,在蘇、皖、魯、冀、豫推廣治蝗方法,終結了中國幾千年的蝗災曆史;集結20多個研究所,幾百名科研人員,投身風沙肆虐、旱澇、鹽堿並存的黃淮海平原的腹地,持續30年打贏一場改造中低産田、新建大糧倉的“黃淮海戰役”。

  中科院的創建不僅奠定了新中國的主要學科基礎和科研體系,也帶動了我國工業技術體系、國防科技體系和地方科技體系的形成和發展。

  大象無形,彪炳史冊 

  1955年,錢學森回國後,與一批高水平的同事建成中科院力學所。1956年,毛澤東主席在中南海問錢學森:“我們國家用15年,在原子彈和導彈尖端技術上能不能接近世界先進水平?”錢學森回答:“只要計劃周密,工作努力,是可以實現的。”

  國家大事就是科學院的大事,“到科學院搬兵”成了常態。時任中科院黨組書記、副院長張勁夫曾說,中科院是按照中央確定的“大力協同”和“三家擰成一股繩”(二機部、七機部和中科院)的精神,主要承擔原子彈和導彈研制中一系列關鍵性的科學和技術任務,包括理論分析、科學試驗、方案設計、研制以至批量制造所需的各種特殊新型材料、元件、儀器、設備等。

  爲落實“兩彈一星”研制任務,中科院動員了當時全院2/3的科研人員參加相關研制工作,投入40多家單位、約17000余人參與相關的工作,約千余名科技骨幹輸送到其他機構,孕育或共建多家研究院所。

  1999年,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向23位科技專家頒發“兩彈一星”功勳獎章,其中21位爲中科院院士,17人曾在中科院工作,還包括錢三強、錢學森、趙九章3位科技帥才。

  在中國確立載人航天目標後,中科院扛起重任,動員50余家院屬單位,實施空間科學先導專項,積極承擔載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北鬥衛星導航系統、高分辨率對地觀測系統等國家重大任務,創新空天平台及先進有效載荷等空間技術,突破了大批關鍵核心技術。“神舟”“天宮”和“嫦娥”的精彩背後,是一批無名科學家在默默托舉。

  中科院甘當國家科技機構的孵化器。“兩彈一星”研制時,爲了工作的方便,中央決定把原子能研究所整建制交給二機部。中科院衛星研制任務移交給國防部門,具體交給了七機部,即現在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與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的前身。

  當年,中科院播下種子,開枝散葉;如今,其衍生的科研機構已落地生根,枝繁葉茂。

   勇立潮頭,改革尖兵 

  中科院還是科技改革發展的急先鋒。

  20世紀70年代中後期,中科院在全國科技界率先撥亂反正。1978年3月,鄧小平同志在全國科學大會開幕式上闡述了“科學技術是生産力”“科技工作者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實現四個現代化關鍵是科學技術的現代化”等振聾發聩的重要論斷。中科院在這次大會的思想、理論和組織籌備等方面做了關鍵工作。郭沫若院長在閉幕式上發表的“科學的春天”演講,成爲全國風向轉變的、鼓舞人心的標志性事件。

  龙门陡开,江鲫飞跃。打破桎梏后,中科院率先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恢复正常科研秩序,率先开展了与西方发达国家的科技交流合作。1979年1月,中科院恢复学部活动,行使学术领导职能。1980年10月,增选出283位新学部委员。1977年10月,中科院率先恢复研究生制度,新中国第一个研究生院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成立。1982年6月,经中科院學位委員會审议,授予新中国第一批博士学位。

  20世纪80至90年代,中科院贯彻党中央关于“经济建设要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要面向经济建设”的方针,在科研组织管理、拨款制度、人事制度、学部制度、研究所管理体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産業化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创新和探索,走在全国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前列。

  陳春先,這個在中科院物理所造出中國首個托卡馬克裝置的核聚變專家,立志要建中國的矽谷,地點就在中關村。他與中科院同事創辦了北京等離子體學會先進技術發展服務部,後來被認爲是中國民營科技企業的雛形。

  他的創業事迹得到國家領導人的肯定後,吹皺了一池春水。科技開發型公司大量湧現。1984年,柳傳志與計算所10名職工,用20萬元創辦了計算機公司,在中關村這塊創新創業的沃土上迅速發展成爲後來的聯想。20世紀80年代,中科院人員創辦的“兩通兩海”(信通、四通、科海、京海)等爲標志的高技術企業在中關村崛起,發育成爲中國高新技術的第一基地。在我國掀起了科研人員“下海”創業的第一波熱潮。

  如今的中關村,成了中科院的代名詞,也成了我國創新創業的地標。

  回顧中國科技發展曆史,若幹重大科學決策和機構設立都與中科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1981年5月,爲推動我國科技體制改革,變革科研經費撥款方式,中科院89位院士(學部委員)致函黨中央、國務院,建議設立面向全國的自然科學基金,在鄧小平的親切關懷下,國務院于1986年2月批准成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

  ——1986年3月3日,王大珩、王淦昌、楊嘉墀、陳芳允4位中科院院士給鄧小平寫了《關于跟蹤世界戰略性高科技發展的建議》,提出要跟蹤世界先進水平,發展中國高技術的建議,鄧小平立即批示“此事宜速決斷,不可拖延”,863計劃由此誕生;

  ——1994年,爲解決當時科技人才斷層、新興學科薄弱等問題,中科院決定從院內緊張的經費中籌措一筆人才專項經費,實施了我國第一個面向海外高層次人才的“百人計劃”,此計劃吸引了一大批海外優秀科技人才回國,使我國一些重要學科領域迅速走到世界前沿。

  隨著知識經濟概念和國家創新體系理論的廣泛傳播,中科院1997年12月向中央提交了《迎接知識經濟時代,建設國家創新體系》的研究報告。199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作出建設國家創新體系的重大決策,決定由中科院率先進行建設國家知識創新體系的試點工程,真正建立起中國自己的創新體系。中科院發揮改革試驗田的作用,先行先試、積累經驗,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

  率先引領,創新驅動 

  2013年7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中科院,這是黨的十八大以後總書記視察的首個科教機構。總書記在講話中高度評價中科院“是一支黨、國家、人民可以依靠、可以信賴的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勉勵其要“發揮集科研院所、學部、教育機構于一體的優勢,不斷出創新成果、出創新人才、出創新思想,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科院实施了“率先行动”计划,全面推进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实行研究所分类改革,加强科研战略布局,推进机关科研管理改革,深入实施人才培养与引进系统工程,开展国家高端智库试点等。中科院还深入推进科教融合,将研究生院更名为中國科學院大学,纳入到国民教育体系。这一时期,中科院组织实施的先导专项和四类机构建设,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各项事业进入快速发展轨道,呈现出崭新气象。

  70年來,中科院走過不平凡的道路。

  這裏成果豐碩,從人工全合成牛胰島素、哥德巴赫猜想研究,到建成並改造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數十載接續撰寫《中國植物志》,到“中國天眼”落成啓用,墨子號、悟空號等空間科學系列衛星飛向太空;

  這裏思想深邃,從提出“科學十四條”到迎來“科學的春天”,從成立國情研究小組到發布科學與社會系列報告,再到建設國家創新人才高地建設、開展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

  這裏人才濟濟,從華羅庚、錢學森、竺可桢、童第周、陳景潤,再到吳文俊、黃昆、劉東生、葉笃正、李振聲、吳征镒、師昌緒、謝家麟、鄭哲敏、張存浩、趙忠賢等,改革開放以來,中科院先後有700多人次在國際重要科技組織任職,超過100位科學家獲得國際科技界的重要獎項;

  這裏活力迸發,從建立研究生制度到實施博士後制度,從“百人計劃”到知識創新工程,從中關村第一個民營企業到建立數百個科技成果轉化、孵化機構,從啓動實施先導專項、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再到全面參與北京、上海、粵港澳大灣區3個科創中心和4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

  承載起幾代中國人科技興國、強國的期待,中科院在“科技創新、報國爲民”的征程中,不斷砥砺前行!

  (李大慶對本文亦有貢獻)

  (原载于《科技日报》 2019-11-01 01版)

未经中國科學院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